法律咨询热线:13723426498
首页
律师简介
医疗动态
医疗案例
医疗纠纷
医疗保险
纠纷鉴定
法律咨询
联系方式
首页 > 律师文集 >

事故纠纷

医疗动态医疗案例医疗纠纷医疗保险纠纷鉴定医疗赔偿医疗管理纠纷举证医疗损害医疗诉讼事故纠纷医疗法规
搜索律师文集
关键字
法律援助
电话:13723426498
联系人:李治炳
广东 深圳 罗湖区

医疗事故三级戊等 医院负完全责任

添加时间:2018年4月21日   来源: 深圳医疗纠纷律师     http://www.szyljfls.cn/
  医疗事故三级戊等 医院负完全责任
  案例介绍:1998年4月份,年逾五旬的王永福因食道癌入住某市a医院进行“食道癌根治术”。术后医生告诉说手术进行得很顺利,王永福及家人都松了一口气。谁知,术后第二天的夜间,王永福开始出现胸闷、气促,不能入睡等症状。胸片和b超证实为右侧胸腔积水,a医院对患者连续进行了两次右侧胸腔穿刺,后进行右侧胸腔闭式引流术。因疗效不佳,不得已转入某市三级医院b治疗。同年5月份,b医院在硬膜外麻醉下对王永福进行“空肠造瘘术”,至7月初王永福出院。
    出院后,王永福不断地出现莫名其妙腹泻、发烧等不适症状。不知不觉六年过去了。2004年6月份,在一次体检中发现王永福“左中上腹包块”,这让王永福及其家属心中蒙上了一层挥之不去的阴影,因为他们六年前已经遭受过了癌症恶魔的打击。王永福随即住进了某大学附属医院接受手术。手术中的发现患者及家属大吃一惊!体检发现的包块竟然是包裹着一块纱布的囊肿。
    手术医师对手术中发现的大囊肿切开,发现里面拟似纱布类的异物。考虑到前两次开刀的情况,手术医师很慎重,因此全程摄像,并将囊肿切除物化验后保存,同时告知了a、b两家医院。医护人员立即通知患者家属,并对异物进行了病理检测,病理报告证实了医生的怀疑:送检物为纱布,表面见少量脓苔。
     王永福找到了六年来折磨他的元凶,医院为此应当承担完全责任,这是一个普通百姓都能作出的判断。纱布是哪家医院所留,如果患者只是在一家医院做过手术,这将是一个简单的问题,但问题是王永福先后在两家医院做了手术。面对对于王永福的指控,曾经为患者做过手术的a、b医院都认为与己无关。a医院称:患者在其处治疗期间的诊断明确,手术及时规范,腹腔操作范围小,时间短,纱布的清点、核对数字完全吻合,未将纱布遗留在患者腹腔内。且患者后来又至b医院手术,部位也在左腹上部,b医院手术时也未发现腹腔内留有纱布。b医院称:其对患者的手术有适应症,诊断明确,手术方式选择正确,操作规范。重要的是,不但患者体内所遗纱布的部位与其进行第二次手术的部位明显不符,而且所遗留的纱布与其所用纱布不同。王永福维权之路顿时陷入困境。
   两家医院都不承认纱布是自己所留,王永福只得诉至法院,由法律来裁决。但法官称这是专业性得由专家来断定,遂委托某医学会进行医疗鉴定。《医疗事故分级标准》(试行)规定“体腔内遗留异物已包裹,无需手术取出,无功能障碍”的属于四级医疗事故。患者体内的遗留的已包裹异物已经手术取出,说不存在功能障碍显然说不过去,但要定更高的事故等级却没有依据,专家认为定为三级戊等还是可行的,于是作出“本病例属于三级戊等医疗事故,医方承担完全责任”的鉴定结论,对法官急需明确的“纱布是哪家医院所留”的问题,鉴定专家给出了模棱两可的说法,把球抛还给法官。鉴定专家认为,根据现有资料分析,尚无法确定纱布系哪次手术所遗留,但以a医院的第一次手术可能性大,也不能排除b医院第二次手术中遗留纱布的可能性。但遗留在患者体内的一块纱布肯定只是一家医院,不可能两家都有责任。由于鉴定专家没有给出明确的说法,法院只好判决两家医院共同承担责任,根据鉴定专家倾向的意见,法院判a医院承担70%的赔偿责任,b医院医院承担30%的赔偿责任。
 




首页 | 律师简介 | 专长领域 | 律师文集 | 相册影集 | 人才招聘 | 法律咨询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All Right Reserved

深圳医疗纠纷律师


All Right Reserved Copyright@2020 版权所有 法律咨询热线:13723426498  技术支持: 大律师网